这是因为

2020-01-29 09:46

2015年,广东省东莞市全社会rd投入146亿元,占gdp比重为2.3%,比2014年提高0.14个百分点。这一重要指标,反映了城市的科技投入规模及科技研发力度。近年来,东莞市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科技创新已经成为该市推动“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的重要引擎。

2007年,华中科技大学与东莞市政府、广东省科技厅进行产学研合作,共同签约成立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由谁来担任主持工作的常务副院长?时任校长李培根立即想到了他的博士生张国军。“虽然有工作与家庭的考虑,但恩师的话我一定会听。”就因为这一个理由,张国军来到了东莞。

2009年上半年甲型h1n1流感在我国流行,张英俊带领团队完成了对禽流感用药“达菲”的工艺改造,顺利完成了国家下达的两亿片储备药的任务,为抗击甲型h1n1流感作出了贡献。为此,国家发改委特意致表扬信对团队予以表彰。

张英俊的努力得到了认可:2013年入选科技部第一批“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家“十二五”新药创制重大专项负责人;2015年被聘任为抗感染新药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荣誉意味着责任,在这条越走越宽广的企业科研路上,张英俊的脚步从未停止。

2002年,张国军博士毕业后留在华中科技大学任教,3年内便被破格提拔为教授。到2007年,他已经是机械学院的副院长,前途一片光明。

“促进小企业升级、大企业转型,孵化器的作用就是让当地的产业从外部要素驱动型转变为内生创新驱动型。”张国军说。多年来,工研院为东莞的7000多家企业提供产品设计、技术改造等技术服务,成功孵化100余家企业,自主创办了33家企业。

东莞的科硕机械公司,主营锂电池生产设备,是规模较小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无论是产品外观还是性能都比较低端。与工研院合作后,工研院派驻了一个团队对该企业进行改造,从产品的工业设计、结构设计再到智能制造设备的改造升级,团队为企业提供了全方位的技术服务。改造完成后,企业的产值增长了好几倍,还实现了新三板的挂牌上市。企业尝到了智能制造带来的甜头,还积极向同行推广智能制造设备。就这样,转型升级起到了辐射作用。

然而,2014年,张国军却欣然辞掉了华科为他保留的职务。这是因为,在工研院的8年里,张国军深切地体会到了“学以致用”的含义。

坚持创新带来了可观的成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数据显示:东阳光2014年1.1类新药申报数量位居全国第二;2014年上半年pct专利申请已有20多篇,成为全国第一。一大批国外制药大公司如罗氏、赛诺菲等,前来考察咨询东阳光研发的新药。

“进企业是因为有更多挑战。”作为东阳光集团的第一个博士生,张英俊的这个选择充满风险,因为在2005年以前,东阳光还是一家从事铝产品加工的传统企业,“如果当年不转型到药业领域,公司现在一定会出现产品附加值越来越低、产能过剩等情况。”

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东莞的东阳光集团,张英俊的人生也不会经历这么多挑战。

科技创新不仅惠及企业,还实现了高校与地方的双赢:首先,通过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为学校培养了大批人才;其次,可以帮助学校培育新兴的学科方向,同时促进高校科研成果转化;再次,通过广泛的合作,能够实现高校为社会服务的职能,并提高高校的社会美誉度。

东阳光公司在2005年成立的东阳光药业研究院,如今已发展成为东莞市第一个企业国家级重点实验室。张英俊是这家研究院的院长,目前,他麾下共有1300名研发人员。

“产学研合作的目的不是发明,而是成果转化。”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珺说,东莞以制造业为主,产业链十分完善。科技研发需要科技创新人才主导,但成果转化应由了解市场的人来推行,“产学研合作就是建立科学家与企业家的合作。”

2007年,在取得了湖南大学有机化学专业的博士学位后,张英俊进入日本一所大学的博士后流动站工作。按照他当时的规划,应该是深造后回到国内高校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

“科研的过程中,每天都会遇到困难。”张英俊的东阳光药业研究院主管30多个1.1类新药在研项目的研发工作。任务重、困难多,但张英俊说他从没想过放弃,他常常跟周边的人说:“思路决定出路,创新决定未来。”

到东莞的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主持工作,一开始,张国军并不是自愿的。

截至2015年年底,东莞市共有新型研发机构27家,科技企业孵化载体36家,其中国家级科技孵化器8家。为营造创新环境,东莞市出台了以《关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走在前列的意见》为核心的“1+n”创新驱动发展政策体系,推动研发准备金制度、创新券补助、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用地安排、科技成果转化收益等重大创新政策和制度。

在东莞市松山湖,集聚着一批科技创新型企业和专业型科技孵化器。近日,记者采访调研了东莞市首个企业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东阳光集团、东莞市第一个a类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探寻科技领军人才在东莞的创新路。